x

全部频道

文旅> 正文

揭秘《少女佳禾》 12岁邓恩熙的一场戏让女导演起鸡皮疙瘩

2020-12-16 14:26 新京报

来源标题:12岁邓恩熙的一场戏让女导演起鸡皮疙瘩丨揭秘《少女佳禾》

由周笋执导,邓恩熙、李感、李依宸、吴国华主演的电影《少女佳禾》已于12月11日全国公映。该片讲述了单亲少女李佳禾在母亲去世后,遇见失手杀害母亲的少年于镭,他刚从工读学校教育改造归来,佳禾在接近对方的同时也令自己陷入一个前所未有的困境。

《少女佳禾》是以少女佳禾的视角来讲述一个故事,导演周笋希望把环境压缩一下,离人物更近一些。周笋是学美术出身,对画面审美有要求。早年她看毕加索、梵高的画作,觉得很有自己的风格,但回头再去看他们以前的那些比较写实的作品,基础打得都非常牢固,这对她触动比较大,她就想把自己的第一部作品基础打扎实一点,往后再去追求一些风格化的东西,“有些人可能思维比较飞,一上来就可以靠直觉拍片,我可能不是那种方向,还是希望一步步的,稳扎稳打”。该片拍摄于2017年10月,主演邓恩熙那时才12岁,从拍摄时间来算,是其继《嫌疑人x的献身》《无名之辈》后的第三部作品,重回12岁,邓恩熙觉得有种很奇妙的感觉。记者专访了《少女佳禾》导演周笋和主演邓恩熙,请她们聊了聊影片创作的幕后故事。

创作

喜欢犯罪片,但不关注猎奇

周笋创作《少女佳禾》的灵感来自一些新闻素材,比如工读学校、学校霸凌等比较碎片化的新闻事件,但并没有一个具体的案件和人物原型。最初,她想拍一个少女题材的故事,本身又喜欢犯罪片,两个方向一结合,就成了一个未成年犯罪的故事,她从一个少女的视角切入,讲述她在面对家庭变故、积怨仇恨时的内心纠结和人生选择。

片中有一个细节,男主角于镭的微信头像是电影《机遇之歌》的一幅海报,该片是波兰著名导演克日什托夫·基斯洛夫斯基的代表作之一,故事讲述一个波兰青年在赶火车时,因为三个不同的选择,开启了三条不同的命运之路。这个故事和《少女佳禾》男主人公于镭的状态是有一点关联的,如果当年他没有失手杀害佳禾的妈妈,那么两家人的命运就是另一种走向了。

周笋之所以喜欢犯罪题材,最初是为了解决自己的问题。很早的时候,她发现有些别人做起来很正常的事情,自己却总是被卡住,她敏锐地感觉到了自己的问题,并想弄清楚问题的根源是什么,就出于猎奇看了一些心理学、犯罪心理学方面的书,就发现很有意思,不仅能了解自己,好像还能了解别人。

大部分犯罪片周笋都看过,她特别喜欢曹保平导演的犯罪片,比如《烈日灼心》,还有同样讲述道德困境的日本影片《恶人》,她个人倾向于拍摄一些偏向普通人的犯罪故事。之前,她看过一位德国律师费迪南德·冯·席拉赫写的书叫《罪行》,作者把自己职业生涯中经历的11桩骇人听闻的案例集结成这本书。周笋看完发现,这些案件都有一个共性:犯人都是平时看上去普通的人,在某个外力的刺激下,不小心实施了犯罪。她对这个点很感兴趣,而不太关注那种猎奇的、带有戏剧性的视点。

演员

一场“劲劲儿”爆发戏让导演起鸡皮疙瘩

2017年,周笋带着剧本参加了FIRST影展创投会,曹保平是评委之一,他之前拍过《狗十三》,他用自己拍摄青春片的经验告诉周笋,“这片子选对了演员,就成了一大半”。周笋就开始找演员,符合“佳禾”这个年龄段的女演员,基本都接触过,综合来看,当时年仅12岁的邓恩熙最合适。

最开始,周笋还有点担心,觉得邓恩熙是偏偶像型的演员,不太理解佳禾这种能吃苦的女孩,就问她有没有喜欢的女演员。邓恩熙说,喜欢安妮·海瑟薇。周笋就推荐了一部《蕾切尔的婚礼》,与安妮·海瑟薇以往电影,比如《公主日记》《穿普拉达的女王》中的甜美形象反差很大。周笋就让邓恩熙去感受一下,一个偶像去演更落地的角色,是什么感觉。

当时,邓恩熙刚从《无名之辈》剧组杀青,留着一头长卷发。周笋觉得太好看,在现有造型的基础上做减法,把长发剪掉,加深黑眼圈,基本素颜。因为这头长发留了好多年,突然剪掉还挺难过,邓恩熙当时还哭了。

毕竟拍这部戏时才12岁,角色还比较复杂,邓恩熙有时候不太理解,有些台词虽然是一句话,但可能包含多层意思,这时候她就会去问导演,比如佳禾跟于镭有没有感情戏。导演很明确地否认了这点。在邓恩熙看来,佳禾是一个特别有力量的女孩,有她的倔强个性,“像一头小牛一样,有一股冲劲儿、狠劲儿。”但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候,就是一个特别有依赖感的小朋友,那是属于她的幸福时刻。回头看三年前的这部戏,邓恩熙觉得那会还比较稚嫩,有一种大家看着她成长的感觉。不久前,她出演的《风平浪静》上映,在片中饰演外表叛逆却内心敏感的少女万小宁,“突然从15岁变成12岁, 挺奇妙的这感觉”,邓恩熙笑着说。

佳禾这个角色在片中整体比较压抑,邓恩熙在表演中基本没有笑过,眉头永远都是皱着的。周笋跟邓恩熙说,就是要这种皱着眉头,眼睛瞪着别人,那种劲劲儿的,比较倔强的感觉。后来,在和片中的妈妈拍戏时,邓恩熙会不由自主地流露出那种劲劲儿的感觉,导演就说这个不对,得找一下那种比较放松的状态。

为了缓解片中角色的压力,邓恩熙觉得最解压的方式就是收工后回酒店睡觉。因为她有很多大夜戏,又要为了角色不能吃太多东西,心情会比较烦躁,“但那个烦躁是对的,反正一个月,我就想尽量维持住。”

临近片尾,有一场邓恩熙和爸爸吵架的戏,周笋最开始有点担心,因为她觉得邓恩熙拍那种收着的状态没有问题,但这种情绪爆发的戏,如果爆不出来的话,整个片子就太平了。对邓恩熙来说,这场戏的难度也很大,在这之前,她并没有多少表演经验,这是她在片中台词最多的一场戏,又是一场高潮戏。

拍摄当天,现场的氛围也特别沉重,没人跟她说话,“犹如暴风雨前的宁静”,邓恩熙记得,导演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说了句“恩熙,加油”,就走了。开拍时,饰演爸爸的演员吴国华给了邓恩熙一个很好的刺激,拍第一条时,邓恩熙就被吓到了,自然而然就哭了出来,其中有段台词“我从小吃鸡蛋过敏,你都不知道”让她挺触动的,因为之前她和爸爸已经拍了很多吃饭的戏了,吵架这场戏,她就会不由自主的想到之前的戏份,“突然一下就感觉走进了佳禾的内心”。周笋看完邓恩熙的这场戏,很惊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没想到她演得很好。

花絮

导演有时候真要做一个“坏人”

无论是在发布会的映后交流,还是在采访过程中,导演周笋给人的感觉有些腼腆,说话慢条斯理。但她表示,自己拍戏时很果断,机位景别,都会给出比较明确的指令。很多人会觉得她的性格有问题,说她不适合当导演,然而,她的自信来源于她的作品。“其实我很强势,只是你没有跟我工作而已,如果是工作的话,可能就是另外一个状态”。

周笋中学就开始画画,本科学的油画专业。这无意间成为拍电影的一个优势——更有空间感。写剧本的时候,她就已经想好了每场戏的拍法,近景、中景、远景,都有自己的韵律在里面。

不过,毕竟是新人导演的处女作,团队成员基本也都是第一次拍摄长片,拍摄过程中难免会有经验不足的地方。片中,佳禾的父亲身体有病,但没有自控力,依然想喝酒,就用一种糊弄人的方式,把酒灌在矿泉水瓶里,放在冰箱,结果让佳禾不小心喝到了。很多观众没明白什么意思,周笋导演说,这是剧组的小失误,因为为了避免给商家打广告,把酒瓶的标签给撕了,“其实在我们这种小片里,没有必要,主要是因为缺乏经验”。

还有一场拍几个孩子在水里的戏,当时是10月下旬,浙江的台州,周笋没想到温度会那么低,几个小孩泡在河水里,剧组工作人员在岸上穿着军大衣。当时周笋拍了很多条,但仍然没有拍到自己满意的戏,想能不能让他们再下一次水。而另一边副导演说,演员已经冻得不行了,最后不得不妥协。周笋说,为了对片子负责,导演有时候真要做一个“坏人”。

30天的拍摄,工作密度很大,周笋要不停地解决各个部门的问题,最后几天,明显感觉到累了。对于这次拍摄有什么遗憾?周笋说,演员的造型可以再极致一点,有些戏还能拍得更好,但这就是你那时候拍出来的东西,你觉得一切都成熟了,再拍的时候还是会有很多问题。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作者:滕朝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