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文旅> 正文

“小白”装修记

2020-11-19 11:04 北京青年报

来源标题:生活 | “小白”装修记

不承想,我也能拉起一支队伍,还是荷尔蒙如此强烈的那种。

想搬家由来已久,原因有很多。按照新的城市规划,现住的小区很快不再是学区房。没做人车分流,下班后找不到车位不停兜圈的我,经常恨不能徒手挪车摆出俄罗斯方块。房子太小,辅导完娃的作业,相看两厌,却只能接受无法逃离彼此视线范围这个事实。当然不说你也懂,还有一个理由就是,和朋友闲聊的时候可以有意无意地借对比新旧房子指点下楼市。恰巧,我手上真的有一套更大的房子。

和先生商量装修计划,他深情地望着我,“装房子最容易起争执,我绝对不和你争,我们家都听你的。”说完后,他就溜了。溜得有多远呢,反正有关装修一切繁杂琐碎的电波他都接收不到了,只有偶尔能断断续续反馈回来一些“真能干呀”“太有创意了”之类的信号。

见了设计师,她几句话就把我问蒙了。你家里定什么风格、是否考虑无主灯设计、厨房和阳台规划哪些电器?对了,两个儿子安排高低床吗?喜欢皮沙发还是布艺沙发?停,暂停,墙都没打,就到家具和灯光了?设计师在手机上划拉出一张图,如果你不想买完烘干机后发现根本没有预留位置放,又或者像这样用人民币砸都盖不掉配色的丑,就必须先规划好每一个环节,最后才开工。

深夜不睡觉,我在小红书和抖音里孜孜不倦地学习装修知识。累了就闭上眼睛,依靠意念,我已经在我那现代轻奢风有着落地窗和黑白灰家具的新居的浴缸里,泡了N个回合的澡了。

工人终于进场,看着被砸掉的墙体,有种一张白纸被无端画了一笔的遗憾感,来不及感慨太多,监理就写来了一堆单子让我采购。

不承想,我也能拉起一支队伍,还是荷尔蒙如此强烈的那种。在装修的这段日子里,是我人生中最密集地接触各种男人的时期。

监理喜欢牛仔中裤配上黑皮鞋白袜子,以至于在一些搭配上我不太敢采纳他的意见。然而,听他娓娓说起工序来,我瞬间化作一块等待吸水的海绵。泥工瘦瘦小小,砖头这种规格的东西在他手里翻飞,说不出来的合适。每每我表达一个想法,他都安安静静地听着,不紧不慢地回答,那节奏契合着手里的刮刀往砖头上糊着水泥。他做出了我理想中的壁龛和内嵌式踢脚线。木工干活时经常吹着口哨哼歌,尽管他的午餐是自带的一个炒菜一个花生米却也不忘呷两口白酒,怕我责怪,又解释道,“喝一点,没那么累。”油灰工热衷于赞美自己,还时不时邀请我一起,我这个墙面做得是不是特直?我磨得好光滑吧?在他举起的灯泡照射下,我看见白色的粉末落满了他的头发和睫毛,五十来岁的汉子,那一瞬间竟然像个小雪人。各路设计师、送货工人、安装师傅听从我的调遣安排着各自的活儿和时间,匆匆地闯进我的生活,又不打招呼地退出。

当然我也认识了很多女人,她们多是建材市场里的销售或老板娘。从此我微信里多了很多问候,让我有种终于过上了“天黑有灯、下雨有伞、三冬暖春不寒”生活的错觉。

周末我几乎都在逛建材市场,那栋我从前每天都要开车经过却从不会想着进去的大厦,我熟悉了它的布局,知道它准确的营业时间,明晓如果要绕开某个品牌的销售该走什么路线,我甚至还在它的员工食堂里吃了几顿饭、见识了一种新菜式。我知道,再过一阵子,我又像以前一样,只会和它不停地擦身而过不再有交集。

在无数次给新房运送东西时,我总不急着离开。拿着卷尺在各个房间走来走去地比划,对比着全屋定制设计稿里的图纸,又或者什么都不做,就这么坐在几块砖上,默默地用目光摩挲着以后会挂上先生钟爱铜灯的吊顶、展示家庭成员照片的墙体和铺满孩子们玩具的地面……

装修近尾声,孩子们去看了几次非常喜欢,他们用小手指着这里那里,问东问西,“妈妈”声此起彼伏,言语中充满了期待。

相较于孩子的憧憬,我更在意的是,我装了一套房这件事本身。我在日常单调的生活轨迹里,开辟了几个月的奇妙之旅,我在这旅程中学习、社交、花钱,把对家人的点滴之爱藏在了房子的细节,又把平时不曾飞扬的思绪洒在了可以肆意发挥的家装搭配里。

我装了一套房。我躺在我现代轻奢风有着落地窗和黑白灰家具的新居的浴缸里,敲下了这些。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作者:蓝黑
广告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