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文旅> 正文

如有冒犯,纯属“凡尔赛”

2020-11-19 11:09 北京青年报

来源标题:生活 | 如有冒犯,纯属“凡尔赛”

也不知道谁说的,大俗即大雅。

最爱看铜钉儿的朋友圈,正儿八经的“凡尔赛文学”,他说我给他起绰号,我笑他孤陋寡闻,“凡尔赛文学”是网络热词,铜钉儿说:“我中文系白读了,还有这门学科呢?我只知道凡尔纳。”我赶紧去百度凡尔纳何方神仙,敢情是《海底两万里》的作者,我服了,人家铜钉儿这才是生活广阔精神辽阔。他立刻幽了一默“如有冒犯,纯属凡尔赛文学”,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的,这不很懂吗?

可我是真稀罕他的“凡尔赛文学”,饭作料,瞅着胃都舒服。

前几天他发张铁丝衣架图片,上世纪80年代的那种,铁丝黑红,也不知道从哪儿淘换来的,惨兮兮。这位先生配文:我就是衣架,浑身上下锈迹斑斑,但是,我时尚,什么衣服都能穿,怎么穿都好看。

这显然是夸自己个儿高,版型好,衣服架子。但夸出来怎么让人一点都不嫉妒。铜钉儿的确潮人,不潮不上街。记得去年冬他去云南,发的“数九寒天,真羡慕你们啊,在北方穿着袄,我在版纳露着腰”,简直是拉仇恨,笑话我们穿得臃肿,他穿得玲珑玩得潇洒。

我突然觉得“凡尔赛文学”有种得了便宜卖乖的味儿,明明很享受,偏偏要说得苦楚。上次铜钉儿吃火锅,要哭:“羊宝宝太可怜了,怎么那么残忍宰羊宝宝呢,不许宰羊宝宝,我宁愿吃涮菜,可我老婆不干,他们吃我看着,有点不合适,那好吧,我盛情难却,终于吃撑了。”

事实上他吃涮肉可讲究呢,锅必须是铜锅,铜得紫铜,紫铜杀菌。肉得手切,不冻的,吃完盘子不见血水的好羊肉。总之,生活很精致,语言很矫情。

其实,这是人家的一种生活态度,低调中带着优雅,朴素中带着奢华,无论真假,反正看着提神,毕竟精神状态好也能增加抵抗力。

比起有的“凡尔赛文学”穿梭在各种星球,各种别墅区,天上飞机飞来飞去的没把的流星云山雾罩的虚幻,铜钉儿的“凡”味有点含蓄。

“晚上钻进被窝,想想白天的纷扰,爷就不想工作了,蒙头睡到几点算几点。可早晨起来,爷又像孙子一样爬起来,脸都没时间洗,先擦我那上百万的车,锃亮,当镜子照,告诉自己,虽然耗油,但是不遛遛它,我腿就粗了。”

哎,有豪车的幸福我不懂,但他那上百万的车除以五个轱辘(加备胎),就是车价,二十来万吧。

这样的人在朋友圈里,感觉生活特美好。用低调的文字炫最高调的耀,有点吹,但是牛皮怎么吹反正也不是我们家的,我就是看着乐和乐和。

我同事晓白也典型的“凡”味儿。

那天她说她家楼上两口子打架,楼要塌了,她第一时间就是想逃生,让我在楼下接她,我都到楼下好半天了,这人还没下来呢,一会儿她朋友圈发:“我愁死了,我最近白头发就是这么愁的,逃生得带金银首饰,都怪我老公以前买得太多了,包装不下,装下了又拎不动,我什么时候能长到一百斤呀!”

让我这一百三的听了苦笑。“再不下来就我走啦。”扬长而去。其实我看到她家楼上的人家挎着胳膊出去了,危险系数早就为零了,她只不过是发个朋友圈炫耀下,陶醉在“金银珠宝”的把玩里。

晓白还会发,“家里有对爱干活的父子俩也挺让人膈应的,老公刷碗儿子擦地,我躺在沙发上刷手机,沙发太软,脖子都酸了。哎,我去换换他们,居然在自己家迷路了。我家其实真不大,从客厅到厨房,步行十分钟。”

“是爬吗?”我咯咯笑着问。晓白抛过来数个白眼,笑话我太没文学品位了。我赶紧强推洗碗机、擦地机,另外赠送个导航。她说一切智能的时代,人工的才难能可贵,至少省了电费。有福呀!

我真挺喜欢看朋友们的“凡尔赛文学”,当故事看,至少这些故事作者咱熟,怎么写我都能笑出声来。

但要让我写“凡尔赛文学”,先抑后扬,先贬后褒有点难,这一靠天分二靠后天的见识,我都没有。有天我揽了个小活儿,忙乎了半天太投入了,水壶烧漏了,稿费不够壶钱,于是朋友圈写“遥山赶鸟儿,家里少个大公鸡”。

我朋友圈的“凡尔赛文学”作家们,非说我这就是“凡”,都想上了我家的公鸡,要小鸡炖蘑菇,要吃辣子鸡块,鸡肠子都有下家了,还有的想做鸡毛毽,平时的高雅劲,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下的,都是俗了。也不知道谁说的,大俗即大雅。也许吧。不过,看他们这样,我也挺乐呵的,“凡尔赛文学”,接地气儿,才能活得长久,老跟仙女似的,云彩眼里悬空飘着,也不是事。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作者:小米尔
广告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