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峨眉山》云之上(上篇):一个人时间与空间都颠倒了的世界

2019-08-23 15:57 搜狐

打印 放大 缩小

引言

「当100个中国人中就有4位已经看过她导演的“印象”系列和“又见”系列的演出的时候,王潮歌是谁?

当实景演出和情境体验剧已然成为过往,“只有”系列横空出世的时候,戏剧幻城是什么?

当“云之上”、“云之中”、“云之下”三个剧场,以三种不同的表演形式同时并叙的时候,《只有峨眉山》是什么?」

《只有峨眉山》是“戏剧幻城”的首部作品,之所以称之为“城”,就意味着,演员表演的剧场不止一个,好多个剧场共同构成了“这座城”;也意味着,倘若你已走进“这座城”中,你就不再是一个看客,而是一个角色。

【云之上】这个室内剧场,是你最先进入角色的地方

“由50万片瓦组成的剧场,从设计形状到设计里面的空间布局,再把它建造出来,我们再把戏剧安进去,一年多时间。”——导演王潮歌

初来峨眉,还没来得及被秀甲天下的峨眉山水所吸引,倒是先被《只有峨眉山》的“50万片”瓦所震撼。

【云之上】17740平方米的建筑面积被50万片瓦全部包裹,层层叠叠,打眼一看看不出什么规则,却又错落有致,整齐地叫人头皮发麻,可以说是强迫症的超级福音了。

白天,它们就像原本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勤勤恳恳的农民们,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淳朴厚道,但50万的他们罗列起来,就变得特别有力量,是可以撼动人心的力量。夜晚,琉璃瓦片应时亮起时,幻境也随之而来了,好似梦境的引路灯,跟着他走,就能经历一场奇幻旅程。

借着峨眉山的云海,有些时候,感觉白茫茫的雾气也把这些黑灰色的瓦片缠绕了起来,让人一时间分不清虚实,好像在梦境中,又好像大梦初醒。

设计这个建筑的建筑师叫王戈,王老师有些寡言,问他关于这个剧场的事情时,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这是我的本职工作。”语气很平常,有些敦厚。

就像这个剧场虽然由一片片平常的瓦铺成,但它最后也成了个幻境。剧场里虽然讲的都是普通人的故事,但他们的故事却一点都不普通。

屋顶长在地面,云海散在山脚,让人没来由地对生活产生肃穆的白天,让人觉得整个建筑其实是透明的夜晚,特别不普通的事情背后,有千千万万个普通人。

【空间一】怀着你的期待来,以最放松的姿态,演自己的人生

“第一次见这种四周都有屏幕的舞台,替观众纠结他们看的时候到底要看哪一面。”——室内剧场素人演员

走进空间一,瞬间会被四周整个墙面的影像包围起来,编导告诉我,可以坐在小凳子上看他们排练。

我在摆放整齐的几排小板凳中,找了个无人的角落,却意外地发现,“无处可躲”。我的周身,那四面环绕的铺满墙壁密不透风的立体影像,“逼迫”我融到这幕戏剧中。于是我就真的走进了戏中人的生活。哦,不对,那应该也是我的,和大家的生活。

我在这软乎乎的小板凳上坐着,它的高度像极了小时候坐在爷爷家院子里跟爷爷一起数星星的那个小板凳的高度,亲切却又疏远。

戏中有24个张彩霞高低起伏的人生,戏中还有我这个无意冒犯却又偏偏闯进去了的看客的人生。站在舞台中央的那个人,好像是我吧?

当我下意识思索眼前的场景是否真实的时候,周身的四面墙又起了变化,当我想极力求索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时候,编导突然喊了暂停。是啊,这还只是彩排。此时我发现,我竟忘记了拍照,忘记了记录,却只想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看过很多台戏剧,但这一次,好像真的实现了“置身于”剧中,跟着舞台上一束束光和周身意味深长的影像,把自己看破、揉碎,再重组,与舞台中央的那个她一样。

【空间二】把村子搬进了室内,把云海也搬进了室内

“谢谢你来看我,我是你的故乡。”——摘自空间二道具文案

这里不像是室内,但它真的存在于50万片瓦包裹着的剧场里。走进去,甚至还能闻到泥土的清香,好像这里刚刚才下了一场雨一样。

相信你身边一定有一个总劝你走出去看看世界的人,为什么呢?因为不出去看看,不会知道跟你一样生而为人的其他人,在创造着一个怎么令人惊叹的世界。

你以为俯瞰人间是要低头的,但在这里,我是仰着头才“俯瞰”了人间。

倒挂的屋顶在上,云层在下,我仰着头,故乡越过土墙在跟我对话,当他试图用昏黄的马灯照亮我的脸并且看透我的双眼的时候,我已经到了他想让我去的地方。

藏着情书并被埋在树下的铁盒子,退休在家每天乐呵呵打麻将的母亲用过的麻将桌,已经补丁得看不清原样的花衬衫,还有当年跟同桌借来的到现在也没还回去的小橡皮......这些被我们遗忘在角落的尘封回忆,被《只有峨眉山》的工作人员一件件,一桩桩挖出来,摆在了土墙的后面,他们就那样只跟我隔了一道墙,却令我伸长了手臂也够不到。

记忆的大门是需要用一些特殊的钥匙才能被打开的,《只有峨眉山》的工作人员正在为你铸造这把钥匙。

【空间三】还为你把整座山搬来了这里

“舞台美术是戏剧和其他舞台演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包括布景、灯光、化妆、服装、效果、道具等。它们的综合设计称为舞台设计。”——百度百科

通透,是我给《只有峨眉山》的第一个形容,它会使看过的人觉得通透,它的土墙是通透的,它的瓦片是通透的,它的山,也是通透的。

有时候会感叹自己的见识短浅,应付不了艺术的千变万化。空间三的主场景是一座座大山,如果我不说,你也不亲自去看,谁也想不到那些大山的本质是什么。

所谓艺术家,是基础夯实也是别出心裁,山的脊背、褶皱、纹理......在这些艺术家的手下就这样神奇地出现在眼前,配合灯光老师同样精彩的设计,有时候它有山的硬朗,有时候又轻软如薄纱,有时候它真的是山,有时候它不仅是山,虚实之间让人有解开它的面目的冲动。

以这虚像一般的大山作为载体,一段属于峨眉山挑山夫的故事从大山深处飘忽而至,在巨大的弧线形舞台上,一个背夫、两个背夫......那么多个背夫拉成了一条独特的线条,从山中而来,又从山中消失。

无论是气势恢宏的山脉还是细致到肉眼难见的的肌理,无论是背夫的汗涔涔的脊背还是挂在脖子上的一条汗巾,每一处的精心设计都透露着舞美老师们的赤诚之心。

【空间四】这里不仅仅有你认知中的云海

“当雾气缭绕弥漫整个空间,我能看到那些云彩在发光。”——空间四中一位普通的工作人员

空间四是真的很认真地给大家展示云海之于峨眉山之于故土百姓的意义,这里的云彩有两种,一种是“天井”一样的剧场井口喷薄而出的雾气,一种是被穿在舞蹈演员身上的发光云彩。

云怎么能被穿在身上呢?在《只有峨眉山》的室内剧场空间四,就被实现了。不但把云穿在了身上,还让云跟着演员们翩翩起舞,还让云跟我们一样,表达着它想表达的情感。

在演员休息间隙,我想小心翼翼地轻轻触碰一下穿在身上的云彩,想看看他们是不是看上去的那么神仙。但是我的手在离它们几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我想,也许就留我自己任由想象得话,是不是更好一些。

它的柔软,它的漂浮,它把我包围起来的安全感,它在千变万化的灯光中的如梦似幻。

说到这里,会感慨科技对艺术的影响,但艺术不但能使云彩变得具象,更能使科技变得有灵性。

【空间五 空间六】云海有了,金顶怎么会缺席呢?

“万字符的是佛教的符号,它像一个风扇,一直在转圈,这个形状我认为是一种美好的寓意,代表着生生不息。”——导演王潮歌

周所周知,峨眉山是传统的寺庙景区,受佛教的影响颇深。对佛教王潮歌导演有自己独特却治愈的理解:“我不认为佛教完全是一种宗教,它是中国人审美的体现。我不是一个教徒,我不是要信仰什么。但是我觉得我们很希望被祝福。跟你离开家时你父母、你朋友要祝福你一样,我希望被祝福。万字符的是佛教的符号,它像一个风扇,一直在转圈,这个形状我认为是一种美好的寓意,代表着生生不息。我觉得从高空往下俯瞰这种符号是一种祝福,苍天对我们的祝福,后土对我们的祝福,人间对我们的祝福。”

后两个空间,跟“万字符”这个听起来很神秘的符号有关,至于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走进来是什么感受,是《只有峨眉山》所有的工作人员给你们准备的惊喜。

希望我们足够幸运,能一起在《只有峨眉山》感受情感往复,时空颠倒。

 

责任编辑:张静(QC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