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探访荡口:古镇空了吗?听商户谈行业低谷和古镇更新

2019-02-15 09:56 消费日报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实地探访荡口:古镇空了吗?听商户谈行业低谷和古镇更新

最近,有几位朋友邀请我去荡口古镇看看。

这几位朋友中,有一位最年轻的,是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南通蓝印花布博物馆馆长吴元新的弟子,去年在荡口古镇开了一家文创工作室,除了传播蓝印花布非遗文化之外,他那边还聚集了一批宜兴的陶瓷手工艺者,做的东西非常精致。还有两位,一个在做本地江南特色餐饮,姓唐;一个在做一家叫“桃原居”的民宿,我们都叫他老徐。

荡口我是知道的。它位于无锡东南方向鹅湖镇境内,这里的地理位置是极其特殊的,距离无锡市的中心并不是十分远,而且处在无锡、苏州、常熟三地交界的地带,在古时它被称之为丁舍,“小苏州”、“银荡口”是它独享的一份美誉。

▲这就是很多人心目中最典型的江南形象,一句话,小桥流水人家

2015年,荡口古镇成功摘得“2015中国最美村镇·榜样奖”桂冠,获得了游客好评和业界肯定。当年全年共接待游客总人数312万人次,购票总人数为17.39万人,旅游总收入为1500万元。

后来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特别是去年,有媒体报道了荡口古镇的一些情况,包括最近三年的客流量不见增长、镇内商铺空置率高、商户纷纷流失等,这几位朋友在逼仄的舆论氛围里,估计也承受了不小的压力吧。

而这其中,“空”,是最逼人的一个字眼。

行业到低谷了吗

如果说是低谷,它同时也是更新的机遇

这天清晨,阳光很好。我们几个坐在最年轻的小石店里,临河有个不大不小的露台,风中吹来不知道哪里的梅花清香,远处传来了悠悠的锡剧唱腔。

话题就从古镇开始。

根据去年中青旅发布的半年报,赫赫有名的乌镇去年上半年游客量下降了12.3%,另一个明星项目古北水镇,游客量也下降了将近8%,其他地方更不用说了,全国传出的古镇开发或运营失败的案例已经是比比皆是:比如投资20亿的成都龙潭古镇,目前已经到了无人问津的地步。还有宜昌龙泉铺古镇、常州杨桥古镇、咸阳东黄古镇……这些古镇有的入不敷出,有的就只剩下苟延残喘了。

“问题讲出来也好,现在最怕的就是同质化竞争。”小石说,这些年他走了很多地方,浙江从2016年开始就宣称在10年内要建设1000个特色小镇,其中绝大部分是有一定历史意义的古镇,而这些古镇的模仿对象绝大多数就是乌镇、同里、周庄,大家的自然风貌、商业结构、特色产品、经营手段都在拼命靠拢,甚至卖的丝绸、珍珠、猪蹄都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到时候谁还愿意来古镇?

“就算在一个古镇里,也有人在抄你的,你说气不气人?”小石说,在荡口古镇,自己店里一些文创产品一旦卖得好,周边就有人来模仿,逼得他只能经常更新不重样,反倒激发了自己和团队的创造力。小唐也插话,有一阵子他的餐饮生意特别好,给旅行社开的团队菜单也很有特色,结果也是被周边的餐饮商家仿冒。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目前荡口古镇的一些商铺“空置”是好事,本来就应该让市场之手发挥作用,让一些竞争力不强、经营力不够的商铺实现正常的淘汰。

他们告诉我,古镇旅游圈中有些商铺本来就是“逐水草而居”,人气高的时候他们齐聚而来,等运营一段时间,人气一旦出现正常回落,他们就纷纷掉头而去。说白了,他们就是来“吃人气”的,而不是来帮助古镇一起聚拢人气的,他们的产品对于游客来说也提供不了更多的体验。

老徐是当兵出身,早年在北方,去年来到荡口古镇,一眼就相中了这里的环境,现在把家也搬到了无锡,全身心地投在他的民宿事业上。

他的民宿,其实就是一个江南院子,里面有小酒吧、有练歌房,还有一大一小两个天井,其中一个天井里还有汩汩冒水的温泉,头顶就是粉墙黛瓦,数枝梅花。房间不多,7个,但都很精致,家具都是老徐自己刷的桐油,沁出一股悠悠的暗香。

▲荡口古镇里的书香酒店夜景

“像我们这个年龄的,就喜欢这种老荡口的味道,安静,不吵闹,带着一股书卷气。”老徐说,荡口古镇现在有大概六七百间客房,有的是和旅行社合作的,像他这样的小规模民宿,更多是靠口碑效应和圈子营销,关键是要想办法让人住下来、有得玩,带着一种“回归”的心态,在“回荡口”的心理期待中让自己沉浸在历史和文化塑造出的独特氛围之中。

“是有一些卖药膳酥、臭豆腐商家出去了,可像我这样的民宿业态、书店业态、亲子业态正在不断的进来,我觉得这不是空置,是换血。”老徐说得很自信。

古镇需要一次更新

更新意味着重新整合,也意味着唤醒

我们在荡口古镇的青石板路上慢悠悠地走着。

路边的游客很多都在拍照,荡口是无锡唯一的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也是江苏首个中国摄影小镇。说实话,这里很静谧,和乌镇、周庄相比,商业化氛围还不算浓,但其实过去它可是江南赫赫有名的“水码头”,米行、山货行、钱庄林立,一泓碧水绕镇而过,整个镇上有28座古色古香的孔桥,造型各异。

许多历史人物都扎堆在这片江南美地,翰林学士华察(就是华太师),数学家华蘅芳,国学大师钱穆,院士钱伟长,陈列馆和故居比比皆是,还有著名的“华氏义庄”,见证了明清时间江南一段重要的慈善历史。

▲阳光下的临河街景

这里还是江南绝佳的鱼米之乡。

离古镇不远出就是烟波浩渺的鹅真荡和南青荡,古镇不仅生产飘香的稻米、水灵的菱角,还有香甜的金水梨,皮薄多汁的水蜜桃,时不时还有“甘露青鱼”从湖水一跃而起,老百姓的日常饭桌上,走油肉、水金豆花、红烧划水这些美食远近闻名。

责任编辑:张晶(QA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