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看动物,畅游非洲别错过博物馆

2018-10-08 08:56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除了看动物,畅游非洲别错过博物馆

最近有报告显示,中国赴非洲游客人数再创新高,增长速度持续保持高位,年均增幅超过40%。然而,当被问及赴非行程安排时,大部分人的答案是“看动物”——壮美的生态景观几乎是国人对非洲旅游的唯一印象。事实上,除了自然景观,非洲国家还拥有灿烂的文明,值得游客在它们的博物馆中细细品味,慢慢寻觅。

“看望人类共同的老祖母”

这些年由于写作原因,笔者去了不少非洲国家。每到一地,博物馆都有着莫大的吸引力。从外表看,这些建筑甚至不如中国地方博物馆一个展厅,但里面流淌的岁月和文明,着实蕴藏着非洲古老大陆历史和哲学的丰富宝藏。

南非、埃及以及北非等热门旅游地的博物馆已吸引大批游客,除了上述地区,东非地区的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博物馆是发展得最为成熟的。在前者的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有两个博物馆最值得游览:一是位于市中心的国家博物馆,其二是坐落于亚的斯亚贝巴大学校园、由海尔塞拉西宫殿改建而成的民族学博物馆。

国家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是名为 “露西少女”的古人类化石标本。拜访那天笔者特意戴上保尔·史密斯设计的骷髅图案袖扣,然后发了一个朋友圈说,“今天要去看看我们人类共同的老祖母。”

这副标本之所以珍贵,在于古人类学研究中一般仅能发现化石碎片,很少发现完整的颅骨或肋骨。1974年,美国人类学家唐纳德·约翰逊在埃塞俄比亚阿法尔谷底阿瓦什山谷发现了它。据估算,“露西”生活在约320万年前。这副骨架具有类似猿的脑容量和类似人类的二足直立行走方式,支持了直立行走有助于脑容量增高的看法。2016年8月,英国《自然》期刊刊登论文指出,露西可能是因为从树上摔下受伤而死的。

在国家博物馆中,另外一部分精华展出的是埃塞皇帝海尔塞拉西的生平和吃穿用度,包括国王的王座王冠和猩红色天鹅绒披风等。后来在一场慈善拍卖会上,笔者拍得了非洲艺术家一幅《海尔塞拉西》肖像画。笔者一直想深入了解这个传奇国王的心愿,直到去年才实现。

在亚的斯亚贝巴大学的民族学博物馆中,国王的生活仿佛尽在眼前,卧室和起居室几乎原封不动,还有一个展厅专门展示了各国政要送给海尔塞拉西的国礼,可以说民族学博物馆和北京故宫一样,连建筑本身都是文物。

在肯尼亚,如果嫌在马赛马拉看动物不过瘾,那么一定不要错过去内罗毕的国家博物馆,这个博物馆归根结底是印度在非洲软实力的体现,最早的建筑由印度商人捐赠。这个博物馆的精华其实并不是那些巨型哺乳动物的标本,而是一个专门展示东非鸟类标本的禽鸟馆。里边共有900多个栩栩如生的鸟类标本,就连鸟巢都是原封不动从树上摘下来的。对于全世界爱鸟人士而言,待上一天都不为过。除了鸟类标本外,这里的另一件镇馆之宝是和“露西”一样的“小男孩”古人类化石。它被发现于肯尼亚北部,十几岁的“小男孩”有着和现今人类一样的身形,只不过脑容量稍小而已。

“一条铁路创造一个国家”

说完东非,来聊西非。西非最著名的当属位于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的传统文化艺术博物馆,这个刷着黄色墙漆的建筑里面几乎只有一个“非洲面具”主题。

非洲艺术启发了毕加索,《亚威农的少女》成为抽象艺术的代表,而非洲面具蕴含的神秘力量,可以说是很多当今非洲日常生活场景的灵感来源。作家严歌苓在《非洲手记》记录下尼日利亚面具博物馆的故事,她写道,一些面具代表着权利,例如族人长老推选戴面具的村长,又譬如判官在断案时通常戴上面具等等。

塞拉利昂几乎是小众到不能再小众的非洲旅行目的地,但佛里敦市中心仍然有一家国家博物馆值得一游。或许是鲜有游客,我眼中的稀世藏品被随意摆放,包括巨型象牙等。

在非洲,笔者还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无论到哪个国家都有铁路博物馆,可见铁路这一工业文明的象征对于非洲大陆的重要意义。在内罗毕铁路博物馆,英国女王伊丽莎白所用的餐盘完好如初,院子里停放着曾在奥斯卡获奖影片《走出非洲》出镜的老火车机车和车厢。一句形容肯尼亚米轨铁路的名言是:“一个国家建一条铁路不新鲜,新鲜的是一条铁路创造了一个国家。”

在塞拉利昂,也有一个新修建的火车博物馆,里面一节一节车厢令人眼花缭乱。对比如今全国混乱的交通,笔者猜想他们一定是很怀念拥有火车网络的旧时光。

在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笔者去了鼎鼎有名的火车奢侈旅行起点“非洲之傲”火车站。整个火车站堪称一座小型博物馆,而火车车厢也是旧车厢翻新而成。在最后一节车厢社交区一边听着古典乐一边喝着香槟,窗外是行走的风景,有动物,有瀑布,有村庄。我想,古老的非洲一定会焕发出新的魅力。

责任编辑:赵陆陆(QF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