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首博追寻辽“南京”城风貌

2018-09-07 11:00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到首博追寻辽“南京”城风貌

“马牛到处即为家,一卓穹庐数乘车。千里山川无土著,四时畋猎是生涯。”契丹,一个中国历史上的北方民族,何以造就了一个强盛的朝代?它在政治制度、社会生活方面又有哪些特点?今天上午,《大辽五京——内蒙古出土文物暨辽南京建城1080年展》在首都博物馆开幕。展厅里,“五京”的故事正在上演。

“五京”风云尽收眼底

“公元907年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建国,至1125年天祚帝耶律延禧为金兵俘虏,其后耶律大石建西辽,于1218年亡于蒙古,契丹族的政权延续了300余年。盛时,曾势压后晋而得幽云十六州,与宋争锋而屡挫对手,四面所及,一时俱服,大辽‘五京’也随之次第而建。”策展人高红清介绍,本次展览分为“五京备焉”、“四时捺钵”、“南北面官”、“华夷同风”、“塔寺巍巍”五个篇章,步入展厅,每个篇章风格各异却又浑然一体,仿佛描绘勾勒出一幅辽代全景图,为大家详细解读了辽代的历史文化。

展览共展出文物270件(套),分别来自17家文博单位,其中既有精致美丽的金银器、瓷器,也有珍稀神秘的壁画、佛教器具,还有玉器、瓷器、书画、石碑等。特别是琳琅多姿的随葬品展现了当时特殊的丧葬制度,显示了辽代制度及文化上的鲜明特点,多民族文化在这里产生、发展、碰撞、融合、升华,构成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文化格局。

罕见文物追述“五京”风华

辽“五京”分别为“上京”临潢府、“中京”大定府、“东京”辽阳府、“南京”析津府、“西京”大同府,在展览的第一部分“五京备焉”中,展示了当时作为政治中心的“五京”的繁盛风貌。

辽上京皇城外西二里出土的“天朝万顺契丹银币”,正面有四个阳文契丹大字,背面有八个阴文契丹大字。“与银币正面铭文完全相同的契丹铜币曾有过出土,但背面无字。这枚币应该不是作为流通钱币,而是用作某种盛典的压胜钱。有专家把银币正面四个契丹大字考释为‘天朝万顺’,其顺序是上—下—左—右”,高红清说。

另一件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藏“万岁台”金花银砚盒,则体现了当时工艺的精湛。 砚盒平面略呈梯形,盒身内套一层素面银片,盒底有花式足13个,周边錾刻忍冬卷草纹。盒盖盝顶,正面下端錾刻波涛,中部模冲腾龙,三枝立莲穿绕于龙身,其中一朵盛开,经龙嘴衔立于龙头顶部,花蕊之上竖刻“万岁台”三字,上端錾刻远山浮云,一轮骄阳冉冉升起。盒盖四边錾刻牡丹、环形花纹。盒内装箕形石砚盒。据介绍,“金花银”是一种当时仅在纹样上局部鎏金的工艺。

展览再现“辽南京”往事

“‘辽南京’史称‘燕京’,它在今天的北京西南,是在唐幽州城的基础上建立的。同样,它与明清时期的北京城相比也要偏西偏南。关于它的面积,历史上有两种记载:一种说它‘城方三十六里’,一种说它‘城方二十八里’,比元大都要大。”展览中,许多文物让人们看到了作为“辽南京”的北京城当时的风貌。比如一件在北京八宝山韩佚墓出土的“越窑刻花宴乐人物执壶”,葫芦形钮盖,盖壁有二孔。花瓣形直口,瓜棱状圆腹。器底刻“永”字款识,有长条形支烧痕。薄胎致密,釉色青灰。口盖饰有云纹或羽纹,把上流饰花草纹,壶身两面饰四对人物坐饮图,十分繁复精巧。

高红清介绍,韩佚是颇受辽太祖重用的汉臣韩延徽的孙子,他的墓葬中出土器物,从精美程度来看,很可能是皇室对其先祖的赏赐。辽代统治者对中原文化采取宽容及吸收的态度,极大地促进了民族融合。“韩延徽等汉臣在耶律阿保机建立世袭制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影响,韩佚墓的发现对研究北京史、辽史都有很大补益。”

记者了解到,展览从今天开始至12月9日在首都博物馆西区一层B展厅展出,观众可免费参观。(记者 孙乐琪 文并摄)

责任编辑:赵陆陆(QF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