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趣墅CEO余旭日:非标住宿不仅是民宿和公寓 还有更重要的别墅

2018-04-27 09:15 中国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专访趣墅CEO余旭日:非标住宿不仅是民宿和公寓 还有更重要的别墅

过去几年,随着民宿的遍地开花以及Airbnb、途家等分享住宿在国内流行,非标准化住宿(简称“非标住宿”)越来越被中国消费者熟知和喜爱。而在非标住宿领域,别墅产品因具备独特的优势,正在悄悄呈现黑马之势。

此前,别墅产品通常被视为公寓或民宿的延伸,而非一类单独的产品,途家、Airbnb、寓米网、小猪短租等几乎所有的非标住宿平台都包含别墅产品。部分民宿产品从功能上等同于别墅,部分业主将别墅作为个人房源放在C2C平台上分享,经营城市公寓的短租平台也普遍会上架别墅产品。

趣墅旗下别墅产品

然而近一两年,趣墅、欢墅、维拉度假、嗨墅、第六感等一批专注于别墅产品的玩家纷纷涌现,试图在混杂的非标住宿大阵营中,重新确立“别墅”这一概念,做成可与民宿和公寓相抗衡的独立品类。

在具体打法上,上述玩家们和目前主流的非标预订平台有明显区别,其切入的角度并不是简单的线上平台,更多是深入到线下运营和服务端,采用别墅度假托管、自营的方式,激活闲置物业,为家庭、亲友、公司团体出游提供别墅度假体验。

将别墅做成继民宿和城市公寓之后的第三大非标住宿品类,这个理想一经提出就引起了不少投资人的兴趣,这一想法若能实现,至少会诞生两到三家新的小巨头,投资人们纷纷押注其看好的玩家。

2018年1月,趣墅完成千万元PreA轮融资,投资方为雨和资本与鼎骏集团。同时,雨和资本、鼎骏集团和趣墅联合成立5000万元的别墅度假投资基金,用于别墅度假产业投资及并购。三者希望用这一笔资金对行业优质别墅资源的投资与扶持,促进行业走向良性发展,使别墅这个住宿产品得以在普罗大众中顺利推广。

4月19日,趣墅创始人兼CEO余旭日接受了新旅界(LvJieMedia)的专访,对别墅分享住宿这一赛道进行解读,以及趣墅的理念、模式和打法进行深入阐述。以下为采访实录:

趣墅创始人兼CEO余旭日

新旅界:别墅分享并非新鲜事物,很多非标住宿预订平台早已开展这项业务,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玩家涌入到这个领域?

余旭日:从业主的需求来说,房地产经历了黄金十年之后,有大量的存量别墅房源,别墅业主不同于民宿业主,购买别墅的初衷是为了自己家庭度假和资产增值,没有时间和精力直接进行经营,而别墅又需要经常维护和打理,否则容易损坏贬值,这就产生了别墅委托管理的需求。随着国人富裕程度的提升,别墅数量急遽增加,业主的托管需求越来越旺盛。

从消费端的需求来看,从住酒店到住民宿、从住民宿到住别墅,这是个性化需求不断的延伸的结果,是消费升级的延伸。相较而言,别墅产品的品质更有保障,服务设施更全面、更专业,而且定位更明确,服务于家庭、公司、团体等多人游客的聚会、度假需求,这是普通酒店及公寓难以照顾到的需求。并且,对于中国消费者,住进别墅里比住进公寓或别人家里接受程度更高,心理上也更愉悦,随着旅游消费升级,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希望在别墅中度过假期。

重构业主和游客这两端的需求,是我们目前在做的事情。

新旅界:和民宿、公寓相比,别墅产品有什么独特之处?

余旭日:首先,别墅分享是真正的盘活闲置资源。正常来说,短租公寓不算是盘活闲置资源,因为大部分短租公寓是从长租公寓改过来的,短租平台无非是把业主原来的长租公寓,拿过来做短租,改变一下用途,资源本身一直没有闲置。

民宿也不是闲置资源,民宿是业主投资兴建的,比如莫干山的民宿,业主拿一块地,盖十几间房子,用于满足江浙沪人群的周边游需求,这是要算投资回报率的。而事实上周边游和家庭度假,本身频次不高,获客难度大,只有利用好闲置的资源,才能在消费体验和成本之间找到平衡点,行业才能进入良性循环。

趣墅是2016年1月成立的,成立的初衷是有两件事触动了我。第一个是,2015年我的一个搭档过生日,那天选了一个别墅搞聚会,我们玩得非常开心,租一晚别墅大概花费了两千块。当时旁边有个别墅对外长租,我们问了价钱,一个月租金只要8000元。这么一对比,我就觉得别墅这个生意可以做。

第二个是,每年我们家里都要举行聚会,一个大家庭二十几个人,往年就是去找地方吃个饭,比如农家乐、烧烤什么的,吃完饭就回家了。2015年那次我来张罗,就第一次找了一栋别墅。那一次,我彻底感受到了别墅的魅力,老人在沙发上看电视,年轻人在房间打麻将、唱K,小朋友在花园里玩耍,爸妈在厨房煮东西,这就是一个家庭的欢聚一刻。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氛围,是酒店、公寓和其他任何场景提供不了的。

我那天在别墅区溜达了一下,外面一整片全是漆黑,只有零星的灯光。这么多别墅都没人住,需要别墅的人住不了,这不是浪费吗?所以,我就开始做这门生意。

趣墅旗下别墅产品

新旅界:很多平台上也有别墅产品,趣墅为什么只做别墅?为什么要把别墅做成独立品类?

余旭日:其实我们是非标住宿领域的新人,从很多比我们早的前辈身上学到了很多经验和教训。

从我个人的理解来说,我并不赞同什么房源都切。一些短租平台由于和地产商各种关系的捆绑,拿了一些本来不应该拿的资源。比如开发商在一些很不适合旅游住宿的地方拿地盖楼,然后拉着短租平台去运营,但旅游运营不能逆天而为,只能顺势而为,顺旅游目的地而为。拿了不该拿的房源,要投入软装、人力等,它的运营成本是不断叠加的,房源越多,成本越高,不仅不赚钱反而影响在业主中的声誉。

民宿、公寓和别墅的消费群体画像不同,销售渠道不同,运营模式不同,业主诉求不同,导致打法完全不一样。做公寓的人来做别墅,可能水土不服。像国外的话,别墅都是一种独立的度假业态的存在,独立于酒店和公寓。所以,我们做的就是一个行业的事情,而不是一个小众的产品。

新旅界:做别墅产品的最核心的能力是什么?

余旭日:这个产品的本质是运营能力的竞争,而不是资源的竞争。运营是个坑,也是个坎儿。

我们的运营分为几块,选址、收房、配置、服务和销售。首先是选址,我们不是什么房源都接,一定要符合标准的才接。我们打造了一套模型,从区位、运营和投资回报三个方面,设置了客流量、淡旺季、竞争对手、对标酒店的入住率等几十个考核维度,每个维度有对应的分数,达到一定的分数,我们才接。选址是整个大住宿最核心的要素,这套模型也是我们一项重要能力。

在配置方面,我们做到“个性化设计+标准化模块”,在个性化的设计中,我们搭建了标准化的供应链体系搭建,包括直采、供应商的筛选和配置,我们做到80%是标准化的配置,20%是非标个性化的。从收房到验收,我们只用20天到30天时间,比起正常软装改造的60天节省一半。

服务方面,除了基础的住宿服务,我们提出“打造十分钟生活圈的场景”,因为住别墅的人,他不是为了住,他是来玩的。围绕别墅延伸和叠加很多消费,比如说吃喝玩乐购,我们整合了周边的小卖部、景区门票、当地特产,甚至做菜做的好的阿姨。只要通过我们的二维码、小程序,客人就能享受随叫随到的服务。我们在实际运营中看到,这种需求非常旺盛,比如有一单客人,一个晚上买了2000多元的零食和酒水。

新旅界:消费别墅产品的游客主要来自于哪方面?

余旭日:我们在实际运营中,发现了两个比较大的机会。一个是来自一二线城市的机会,有大量的旅游消费外溢出来,在周边三小时车程之内,闲置的别墅资源和这种需求的匹配度非常高,别墅不仅仅是住,它实际上是整合吃住行游购娱各种旅游服务的载体。

另一个是三四五线城市自驾游崛起的机会,有车一族的不断增加,尤其是90后开始买人生的第一辆车。那有了车周末干嘛,自驾游去呗,真正意义上,三四五线的自驾游在这两三年才开始兴起。他们不是一两个人出门自驾,很多都是几家人、亲朋好友一起出行。

趣墅服务的就是这拨人,一二线城市的旅游消费外溢,再加上自驾游消费下沉到三四五线城市。别墅产品需求旺盛是这两拨叠起来的,我们选址一般是在这两股需求汇聚的旅游目的地。

趣墅旗下别墅产品

新旅界:目前趣墅在运营中有哪些痛点?

余旭日:最痛的还是淡旺季,周末爆满、节假日爆满,平时需求不足。当然,我认为平时市场还是可以拓展一下的,比如说公司团建、婚礼、影视拍摄、生日派对、甚至求婚策划等这些需求场景的正在快速激活。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一个六岁小女孩过生日,她妈妈找到我们问能不能打造一个生日派对,然后我们有个专门搞亲子派对的供应商,进行了一番设计,小女孩和她的朋友们一推开门,哇,一下子惊喜到了。

此外,还有一些尝鲜人群也会被平时的优惠价格吸引,来体验一把住别墅的感觉。总的来说,这个行业不是我们第一家来做,前面那么多巨头做了那么久,所以我经常跟我们团队说,我们必须踏实耕田,深耕运营,做出执行力,理解透这个行业。

新旅界:拿到了千万元的融资,打算怎么花?

余旭日:第一,运营体系的搭建;第二,人才的招募和培养;第三,IT系统的完善迭代;第四,走出广东,向外拓展。我们的商业路径是,先把这套运营体系打磨透,具备规模化能力之后,走出广东在各地树立标杆,迅速把它铺开,加速拓展房源,加强在优质资源地的布局,逐渐打造覆盖全国的别墅度假体系。(新旅界讯)

责任编辑:雷云锋(QR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