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的哥歌手的梦想与初心

2018-01-31 14:04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一位的哥歌手的梦想与初心

“天刚蒙蒙亮,我已行驶在路上,面对划过的流星,我许下了太多的愿望,在小小的车厢,我在不停地想,方向盘像是画笔,刻画着我的梦想……”

这是余波不久前创作的一首关于的哥的歌曲《梦想》,唱的哥的工作、生活,是他创作歌曲的最初愿望。

余波,开了22年出租车的的哥。余波常在车里放自己的歌曲,除了的哥,他还有一个身份——唱片公司的签约歌手,成为第一位的哥歌手。从面的、夏利开始,一直到现在,他见证了出租车的变迁,也见证了北京从三环建到六环的过程。在的哥余波的车里,常有乘客询问歌曲的演唱者是谁。每当这个时候,余波都会卖个关子,让乘客去猜。

喜欢开车、喜欢唱歌的余波,通过开车养家糊口,也通过唱歌让自己和乘客得到快乐。

开了22年出租的老司机

余波的车上,挂着“的士之星”顶灯,每当有人上车,他都会礼貌地说:“您好,您要去哪?”

51岁的余波,有着22年的哥经历。在他眼中,不仅见证着出租车的变迁,还见证着城市的发展。“我开车没有枯燥的感觉,哪都可以去,感受着城市的变化,看着不同的风景,而且对于我来说这些都是免费的。”

一次拉活时,一名20多岁的女孩上车,余波从后视镜看到她上车后便不停在哭。

“我问姑娘为什么哭啊?姑娘说‘今天是我生日’。”女孩的回答让余波有点摸不到头脑,“那你应该高兴才对啊。”

“但是我男朋友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是分手。”女孩的哭诉让余波一下子明白了。

余波一时也不知该怎样去劝慰。余波打开了车里的音箱,“我给你听首歌吧,你肯定不知道谁唱的。你要是听出来了,这趟活儿我给你免费。”

余波的话让女孩悲伤的情绪有些好转。音乐想起,听了一首歌之后,女孩摇着头听不出歌曲的演唱者。

“我跟你说是我唱的,你信吗?”余波的话刚说完,女孩子一下子从后座蹿了起来,探着头有些怀疑地说:“你唱的?”

两个人一路聊了很多,下车后两个人互相关注了彼此的微博。“我觉着让乘客在我车上能够高兴一点儿就行了,我就能做到这一点。我一天能拉20个人,让20个人在我的车上都能够开心,这就够了。”

余波平时会多关注北京的文化,会告诉外地乘客,哪里能代表北京,北京有什么小吃,哪里正宗。“北京是我的家,我得对我的家有了解,才能更好地向乘客介绍。拉近乘客与自己的距离,我想让自己过得快乐,也想让别人过得快乐。”

余波性格开朗,在他看来,阳光底下有阴影,有的人喜欢抬头看阳光,有的人则习惯低头看阴影。“我就是一个喜欢抬头看阳光的人。”

在余波眼中,出租车司机就是一张名片,许多人对陌生城市的第一印象就是在出租车上留下的。“我想让大家知道北京的的士司机都是什么样的,不是那种传说中绕路、拒载的形象,别把那些坏印象留给别人,让乘客与的哥之间有更多的了解。”

签约唱片公司的的哥歌手

“开完一天的出租车,有没有觉得一点累了?去桑拿按摩都不适合,唉!还是洗洗睡了。虽然我们赚得不多,可是我们都很快乐……我们是的哥,我们也会执著,我们也有属于自己幸福的歌。我们是的哥,我们也会快乐,无论流下多少汗水,从没埋怨过,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我们拥有自己的快乐。”

在的哥圈中,这首《我们是的哥》流传甚广。词曲、演唱都是由余波完成。

“我平时喜欢唱歌,我天天拉活儿,为什么不写一首反映我们的哥生活的歌呢?” 就是这样简单的一个想法,余波开始了自己的创作生涯。说起创作这首歌曲,余波用了三个月时间,每次有了灵感后,他都会将想到的那句话记到本子上。将自己十几年来在工作中积攒的酸甜苦辣,酝酿成了一曲集民谣和摇滚风格于一身的《我们是的哥》。

一次,余波在西安交通广播接受午夜节目的直播采访。凌晨一点多,有的哥打进电话告诉余波非常喜欢他的歌曲,因为他的歌曲唱出了的哥的心声。

凌晨两点多,当余波走出电台的时候,外面下着小雨,余波看到了电台外面一片出租车 。“那条路几乎堵上了,当时我眼泪都下来了,没想到很多的哥在外面等着我。”的哥们带着余波去吃夜宵,跟他讨论着的哥的工作和生活。

一次在国贸堵车,一个小时时间车辆几乎一动不动。被堵在路上的余波也一下子迸发了灵感,创作出了《堵车别堵心》。“东西三环南段走的比蜗牛还慢,还有西直门和德胜门那由北向南,放眼看看遍地是名车好汉,宝马奔驰飞过去也是很难,看看那国贸已伸入了云端,地上的车龙排成了一串又一串。朋友,奉劝你一句,堵车别堵心……”

余波曾签约过唱片公司,并发过专辑。余波也成为人们眼中第一位的哥歌手。“参加一些节目的录制,去录制星光大道节目前,我还在拉活,我要靠开车养家糊口。自己的音乐造诣还不是很高,不过我想让大家知道,我们司机不光会拉活儿,还会唱歌。”

有乘客说,先不评论余波这歌唱得怎么样,可是一听就知道他是用心在唱。

热心公益服务的余师傅

余波除了平日的工作外,还常常做志愿服务。他是北京市党员、雷锋志愿者车队的副队长,车队的目的便是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公益服务。

余波每年都会免费接送高考生,考生父母上车后就跟余波说,尽量别与孩子说话,孩子今天高考,有些紧张。

“您放心,是高考生吧,这趟活免费。”到达目的地后,余波都会为高考生送上祝福。

去年4月份,残联找到了志愿者车队,希望车队能够带着10名残疾人去延庆踏青,完成他们长久以来的心愿。

对于余波来说,并未推辞,他赶紧联系其他的哥,组织4辆出租车为残疾人进行服务。

4辆出租车,带上10名残疾人,去延庆的山里踏青。“残疾人都是行动无法自理,坐着轮椅的。”

一天的时间,不仅将残疾人送到延庆,还要推着残疾人游玩。“抬轮椅的时候,一个寸劲儿把腰扭了。忍着疼,陪着残疾人玩,最后把坐我车的3个残疾人送回家。免费为他们服务,这些都是我们志愿车队的宗旨。”

回到家后,余波的腰几乎不敢动,在家躺了两天之后,最终去医院检查。“腰扭伤了,住了20多天的院。”余波并未因在志愿服务受伤而后悔,“我想想当时做的事情是值得的,对得起自己良心就行了。残疾人最后说,我们在电视里看过山,看过这样的景色,但是我们没有机会出来,太感谢你们了。”

余波从2010年开始写入党申请书,此后的每年都会写一份申请书,并写思想汇报。“虽然不是党员,我还是想用党员的标准要求我自己。”

因参加过电视节目录制,常有乘客在车上认出余波,“第一句话就说‘呦,您还开出租呢’。”“我希望成为司机里唱歌最好的,歌手里开车最棒的。”的哥余师傅是余波最喜欢别人对他的称呼。

“曾经梦想过,自己能够开一个小型的演唱会,能够把自己的歌都唱出来。”余波喜欢唱歌,更喜欢在开车的路上唱歌,他依旧穿梭在四九城,驾驶着他的音乐专车,用他的歌声,把快乐传递给每一位乘客。“做精彩的自己,把歌声与快乐传递给更多的人。”本报记者 赵喜斌J209

责任编辑:赵陆陆(QF0016)  作者:赵喜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