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开放上网影响了谁?

2018-01-23 09:49 北京商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空中开放上网影响了谁?

近日,中国民用航空局发布了《机上便携式电子设备(PED)使用评估指南》,认为开放机上便携式电子设备使用的条件已基本成熟。自1月17日起,东航、海航、春秋航空、南航、国航等航空公司的部分航线均陆续实现了空中便携式电子设备联网服务,中国航空业迎来空中上网时代。而随着手机空中上网的放开,对于航空公司来说空中上网将迎来新的收费模式,而原有客舱设备的使用或多或少被影响,甚至有业者认为,未来客舱娱乐系统将迎来新的洗牌。

影响1

航企增加新收费渠道

据悉,截至2017年底,国内航空运营客机3118架,其中,宽体客机353架,已经安装空地互联无线WiFi系统的客机116架,这其中,东航74架、海航17架、南航15架、厦航9架、国航1架。

东航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介绍到,航空公司通过机上WiFi服务创造的辅助收入,主要有三个主要收入来源:一是WiFi服务使用费,即向机上乘客提供联网服务;二是流量,包括电子商务与目的地购物、内容植入、社交聊天等几方面;三是广告,即按点击量、曝光量付费,以及与广告主达成赞助协议。东航负责人认为,空中WiFi的使用、流量的增多,将会为航空公司提供新的商业开发机遇。

据了解,为了进一步提升飞行品质,争夺客源,多家航空公司都加大了对机载娱乐系统(IFE)市场份额的争夺。然而由于技术壁垒,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国内航空公司机载娱乐系统的发展较为落后,配置也参差不齐。随着数字化技术的应用发展,IFE系统的内容变得丰富起来,从音乐、电影的播放到新闻节目、广告以及目的地信息、三维移动地图显示、登记信息等等。但模块组件众多、电能消耗大、日常维护繁重等问题还在困扰着中国大部分航空公司。

有业内专家表示,我国绝大多数飞机IFE系统并不能满足旅客娱乐需求,旅客普遍反映体验较差。而随着客舱WiFi技术的出现,人们更多地拥有了选择娱乐系统的权利。由于目前空地互联服务运营成本较高,机载设备较重,能否推广空地互联设备的使用有待论证。专家指出,传统IFE系统采用航空公司提供屏幕,无论是行李架下方的吊屏还是椅背后有线AVOD屏,屏幕部署成本动辄上万美元,部署难、成本高,燃油消耗都成为阻碍市场投入运营的因素。便携式电子设备的开放无疑大大减轻了航空公司的压力。

影响2

娱乐系统运营商遭创

据悉,国外的客舱WiFi与IFE的发展都已比较成熟。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只有两家美国全国性航空公司捷蓝航空与维珍美国航空还有座椅靠背显示屏,其他美国航企都会同时提供IFE和无线娱乐播放服务。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介绍到,传统的IFE(飞行娱乐系统)包含语音广播系统、视频广播系统(吊屏)以及椅背屏AVOD系统。这些系统基本被欧美三大厂家垄断(即松下航电、柯林斯、泰雷斯)。由于该系统昂贵的造价,我国只有双通道的宽体机采购了全舱椅背屏AVOD系统,窄体飞机一般只选择了语音广播系统和视频广播吊屏系统。这些系统基本都是各自独立存在,服务器内容更新需要人工维护,屏幕在行李架下方,乘客只能被动地接受,这就成为IFE设备供应商赚钱的另一种途径,但随着客舱WiFi的出现,过去高昂的IFE设备似乎有了更好的选择。

随着人们对网络的依赖越来越深,乘客对机上WiFi的需求也逐渐增加。根据国际海事卫星组织(以下简称“Inmarsat”)针对亚太地区的一份机上无线网络报告显示,在中国,90%的乘客更愿意选择具备机上网络的航班,68%的乘客愿意为优质网络服务额外付费,54%的乘客将具备无线功能视做最为关注的机上服务。

民航高级经济师王疆民认为,传统的机载娱乐系统供应商很大程度上限制了航空公司对于机上娱乐系统的经营方式和商业模式的选择。据了解,中国民航传统的航空娱乐系统供应商通过绑定航空公司后续的商业模式来获取高昂的运营费用。因此,航空公司选择机上娱乐系统的范围非常狭窄。

在被问到关于机载娱乐系统(IFE)时,有业内人士预计,“总有一天飞机上将不再需要IFE系统。旅客将携带自己的智能设备,选择任何自己喜欢的内容”。他还指出,未来,相比昂贵的机载娱乐系统,机上WiFi或许是一个更好的选择。不过,王疆民也指出,如何抉择最终还是要看旅客的反馈,以目前的阶段来看,传统IFE系统与客舱WiFi还将持续共存很长一段时间。

影响3

国内供应商将分羹新市场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机载空地互联设备改装市场目前主要由一家美资企业占有,国内企业如飞天联合等正在努力追赶。为实现空地互联业务,航空公司客机必须进行设备改装,主要添加机舱无线网络系统、数据解码系统、卫星天线与发射器等设备,且设备改造费高昂。多家航企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透露,目前正在准备进行空地互联设备改装,未来三年将释放亿万市场需求。

民航专家进一步指出,由于客观原因,124亿的存量窄体客机改装市场是否会启动还有待观察。未来,以窄体机为运营主体的航空公司,会尝试探索、优化窄体客机空地互联设备改装方案,但不会大规模改装。预计2020年后,随着技术进步与新硬件设备的推出,这个市场将会被激活,逐步释放百亿需求。

但与此同时,也有观点认为,天地互联技术有多种选择路径,由于技术成熟度各有差异,技术还不足够成熟清晰。一方面,客舱WiFi给IFE系统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另一方面,天地互联技术目前还尚未成熟,存在着较大技术难题。

根据南航相关负责人透露,为了服务旅客与投资增值,各航空公司尤其是国外部分航空公司在飞机客舱的娱乐系统上做了许多尝试。国航相关负责人曾表示,“面对国际先进航空公司动辄千部影片、超大屏幕、上亿投资的现状,我们感受到了差距和挑战”。东航传媒公司副总经理丁新康也认为,中国航空公司对客舱娱乐系统的提高与发展已形成共识,认识到客舱娱乐系统是航空公司增值服务的一部分,是一种投资,而不是一种无收益的成本支出。据民航专家介绍,国际上一些著名的航空公司已经从中获得了巨大的商业利润,包括通过客舱娱乐平台插播商业广告、有偿使用客舱娱乐设备等。为了保障网速、网络安全等一系列服务产品,东航负责人明确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未来空中WiFi旅客需自付费,而相对高昂的上网费用一定程度上也会限制很大一批旅客的使用。许伟

责任编辑:赵陆陆(QF0016)  作者:许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