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定元曲博物馆五一前后免费开放

2016-02-18 10:32 燕赵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原标题:正定元曲博物馆五一前后免费开放

■正定元曲博物馆位于古城中心位置,是由建于民国年间的马家大院“改造”而成。

与汉赋、唐诗、宋词并列的元曲,离我们有多远?其实很近很近,正定就是元曲创作的发源地,是元杂剧的发祥地和创作中心,白朴位列“元曲四大家”之一,是真定(现在的正定)成就了他的元曲生涯。近日,正定元曲博物馆建成并预计于5月1日前后正式免费开放,这印证了古城正定在元曲创作上的巨大贡献,也彰显出了其文化成就和魅力。

□文/图 本报首席记者 谢鑫名 记者 董昌 通讯员 周伟

探访

博物馆彰显出元曲文化精髓

正定元曲博物馆位于古城中心位置,是由建于民国年间的马家大院“改造”而成。这是一套三进四合院,建筑形式大体相同,均为灰瓦硬山顶,正房面阔三间,两厢各三间,进深二间,古朴庄重、古色古香,保存基本完好。

正定元曲博物馆工作人员介绍,博物馆设在老宅院落,更能显示出深厚的文化底蕴,在全国范围内是首创。

进入博物馆,在一进院落内竖立着一尊雕塑,正是“元曲四大家”之一的白朴,雕像高2.2米,通身采用灰麻花岗岩,由我省著名雕塑家黄兴国先生倾力打造。

白朴右手压在立石之上,不仅是一种力量的体现,更有一种担当的自信。左臂自然后背,表现了文人那种淡然脱俗的气质。神情超然而平和,清风傲骨,腰间蝴蝶花玉佩高雅脱俗,表达出根植于民间的那种平实的人文情怀。

院落之后的正房便是展厅之一,整个博物馆以“曲韵天成、遗音流响,正定元曲文化陈列”为主题,共分为四个单元,总占地962平方米,5个展厅270平方米,展板680平方米,展线长220米,多媒体8处,收集高仿元代磁枕26件,古书籍140余册。白朴书房的模拟造型、由他创作的《墙头马上》、《梧桐雨》等作品都以直观的表现形式陈列于博物馆内。

在博物馆内还能见到许多老物件,比如堂鼓、唢呐、笙、中阮、板、京胡、琵琶等,共有十几种乐器。墙上还图文并茂地介绍了中国古代戏曲的发展脉络、元杂剧的剧本形式、五宫四调与曲牌。最后的三进正房内还有小舞台。当然也不乏现代元素,打开电脑,便可以听各种元曲剧目。此外还设有大屏幕,简单操作之后可以签名和留影,增加了观赏的互动性。

为何建这个元曲博物馆呢?

元曲是中国古典文学的瑰宝,而正定是元曲创作的发源地。为挖掘弘扬这一历史文化品牌,在重点推进古城保护工程的基础上,整合开发文化资源,投资260万元建设了正定元曲博物馆,以此展现正定元曲的文化魅力,推进元曲文化的普及和传播,提升正定文化特色品牌影响力,“元曲创生中心”(也叫正定元曲博物馆)已成为正定“六张名片”之一。

据了解,正定县委宣传部、元曲文化中心作为元曲博物馆的承办单位,多次聘请省、市元曲专家进行项目论证,聘请专业团队进行展陈设计,数易其稿,破解诸多难题。经过近200天的奋战,正定元曲博物馆才得以建成。博物馆工作人员介绍,目前,部分设施正在进行后续施工,预计5月1日前后正式向广大市民免费开放。

延伸

正定是元曲最早的活动中心

正定元曲博物馆负责人周伟介绍,关汉卿、马致远、白朴、郑光祖被誉为“元曲四大家”。经专家考证发现,真定是元杂剧的发祥地和创作中心,元曲四大家中白朴地位显赫,是真定成就了他的元曲生涯。

据明万历年间臧懋循编的《元曲选》和当代人隋树森编的《元曲选外编》,共计162种,而真定作家所创作的作品有14种。其中白朴、李文蔚、尚仲贤、戴善甫、侯正卿、史天泽、江德润、史樟等都是真定的名家,比马致远、王实甫早几十年。

元代的真定是元曲文化繁盛之城。元人钟嗣成《录鬼簿》所录元杂剧兴盛时期的作家56人,作品345种,其中真定作家7人,作品45种,分别占总数的12.4%和13%。

真定人李文蔚一生共创作杂剧十种,尤工散曲,以《燕青博鱼》为代表作。真定元曲作家尚仲贤创作的《柳毅传书》神话杂剧,是一个数百年不衰的爱情故事,解放后编排成神话电影,流传很广。

真定元代杂剧作家戴善甫,作杂剧5种,现存《陶学士醉写风光好》,作者以同情的笔调描写了女主人公秦弱兰作为乐妓的悲哀,希望从“烟花簿”上勾抹掉自己的名字,过上正常的家庭生活。这个艺术形象也是元代艺人的真实写照。

真定盲人元曲家侯正卿,曾居汴梁,听人诵书,即能悉记。稍大习词章,著有《艮斋诗集》等。他是一位不以盲疾自弃、不以年高废学,刻苦治学,积极乐观的元曲作家。

与此相关的是,在元杂剧演出方面,真定也是名角会聚,演出频繁,推进了元杂剧的繁荣,促使真定成为元杂剧的创作和演出中心。

人物

白朴50岁以前

大部分时间在真定

相关专家介绍,白朴与关汉卿同时登上元代曲坛,双水并流,两峰对峙,自成一派。关汉卿是本色派,白朴是文采派,在思想内容、题材风格等方面对元曲有巨大影响。

白朴生于金末,长于乱世。幼年时遇汴京(今河南开封)之乱,元军大举进攻,两年后汴京被攻破,金主出降,元军大肆掠夺。在汴京遭受空前的浩劫中,其父白华随金哀宗出奔,母亲张氏死于浩劫。白朴跟随父亲好友元好问北渡避难。后随父迁居真定(今正定)。居真定时,他把自己的才华、学识、感情都倾注到杂剧创作中,成了颇负盛名的书会才人。

白朴50岁以前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真定度过的,主要从事杂剧创作,也写过不少词、曲。白朴的杂剧,火爆了瓦市勾栏,铸就了元曲巅峰,形成了以白朴为代表的真定元杂剧作家群。在白朴和一批聚集在真定的杂剧作家的努力吟唱中,真定崛起为元初杂剧兴盛的中心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元代的真定极其繁华。《马可·波罗游记》曾夸耀此地是一座“贵城”,“恃工商为生,饶有丝,以织金锦丝罗,其额甚巨”,几与南宋杭州并驾齐驱。元代著名诗人纳新也在《河朔访古记》中描述称,真定路极其繁华壮丽,“豪商大贾并集于此”,一派歌舞升平的城市盛景。

当时,真定还是元代戏剧中心。在真定,白朴结识了尚仲贤、李文蔚、侯正卿、史樟等一批著名的杂剧作家,并与杂剧演员天然秀及其他歌妓、乐工来往密切,最值得注意的是,白朴曾与号称“编修师首”“杂剧班头”的关汉卿等一道参与组织了戏曲作家创作团体--玉京书会。

被中国建筑专家梁思成评价为“庄严过于罗马君士坦丁的凯旋门”的阳和楼(在正定),以及阳和楼前的木牌坊、石狮子、青砖灰檐的民居店铺,碧瓦红墙的寺院庙宇,加深了白朴的艺术积淀,点燃了他的艺术才华,使他的作品呈现出一种坦诚的胸臆、高妙的才情与新鲜活泼的民间文学形式水乳交融的状态。一场又一场狂欢火爆的民间歌舞,一个又一个的岁时节日,滋养了他创作民间传统文化的根基,使他的作品具有浓厚的市井色彩、通俗之美。

观点

元曲博物馆对正定古城发展意义深远

多年来致力于元曲研究的石家庄社科院研究院研究员梁勇说,经考证,真定(今正定县)是元杂剧的发祥地和创作中心,最早的元曲作家元好问在真定安家,并培养了真定元曲作家群,进而才有了几十年后学会写戏的关汉卿、马致远、白朴、王实甫等人。因此,元代的真定是元曲真正的发祥地,也是元曲文化的繁盛之城。“元代真定的元曲文化之所以流行,除了结合当地传统民间的戏曲艺术外,还有很多外地乐工纷纷聚集正定,形成了多民族的文化融合,再加上当时宽松的政治环境,使得这些民间艺人的作品流向民间,也使得元曲文化真正走向了民间。”梁勇说,真定元曲文化的沉淀,也使得今日的正定古城极具历史文化魅力。

“依托厚重元曲文化,建造一座全国罕见的元曲博物馆,是挖掘正定古城文化内涵的一项重大举措,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和社会价值。”梁勇说,一座城市的文明,如果仅靠几处古建筑,那将是枯燥的,但如果能结合这座城市丰富的历史遗存,挖掘出城市厚重的文化底蕴和人文精神,并将其打造成一张文化标签,对这座城市长远发展将意义深远,“这应该也是正定县打造元曲博物馆的真正意义所在。”

石家庄市副市长、正定县委书记、正定新区党工委书记王韶华说,正在实施的正定古城保护工作,就是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确实保护好其历史文化价值”要求,来开展古城保护工作,不仅把古城风貌保护好,更要挖掘古城历史文化。元曲博物馆开馆就是挖掘古城历史文化的具体表现。下一步还要把正定博物馆、贾大山文学馆等10个展馆建起来,把正定的历史文化建设得更加丰厚,更加美好。

责任编辑:胡亚倩(QR0007)